上游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中心 >

游戏成内容生产者游戏改编电影愈加频繁

日期:12-02   阅读:100   分类:棋牌中心

       2255棋牌游戏1月17日消息,说起游戏改编电影,探路者非《超级马里奥兄弟》莫属,这部由热门游戏《超级马里奥》改编而成的电影,于1993年问世,虽然票房失利,却也造就了一种全新的电影类型——游戏改编电影。

 

 

       随后,《街头霸王》(1994)、《古墓丽影》(2001)、《最终幻想》(2001)、《生化危机》(2002)、《静寂岭》(2006)、《波斯王子:时之刃》(2010)、《愤怒的小鸟》(2019)等游戏均被改为电影或电视剧,近几年,更是在育碧、暴雪等游戏厂商和影视公司的联合推动下,《刺客信条》、《魔兽争霸》、《合金装备》等开始试水改编电影。

       游戏的交互性与叙事生产能够迅速而强力地创造 IP,然而在今年以前,游戏改编电影一直命途多舛。《古墓丽影》与《生化危机》的第一部电影都在 2001 年前后上映,抓住了女英雄的核心形象与游戏本身的动作要素,后续的作品却堕入平庸。同样是 2001 年上映的游戏改编电影,《最终幻想:灵魂深处》使用全 CG 制作,造成的巨额亏损让史克威尔差点倒闭。

       事实上,以好莱坞代表的电影产业及其背后的资本对于游戏改编电影一向存有疑虑。其根本原因在于,不论是欧美、日本还是中国,游戏长久以来在整个文化体系中处于边缘位置。在 21 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尽管游戏产业飞速发展,游戏类型逐渐丰富,游戏的内容与技术不断进步,在主流社会的视野里,它仍然是一种年轻的娱乐形式,甚至归类为“第九艺术”都是最近几年才被认同的事。而电影,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已经是一种相对成熟的媒介,拥有完备的工业体系,被主流舆论认可为“艺术”。

       这一波游戏改编电影的热潮,仍然显露出一种趋势:游戏,正在成为主流的文艺形式,成为产业链上游的内容生产者。

       从 2019 年开始,游戏改编电影的趋势就如脱缰野马停不下来,《魔兽》、《怒鸟》、《割绳子》、《刺客信条》……不管最后成绩是好是坏,都给人一种感觉:游戏业向电影业的产出时代开始了。

       顽皮狗出品的《神秘海域》一直被业界奉为殿堂级神作,四部作品四段比肩好莱坞大片的寻宝冒险。难忘的剧情和角色以及电影化的叙事手段,使得这款游戏拥有得天独厚的改编资质。

       自打 2008 年索尼宣布将拍摄《神秘海域》电影至今已过去了 8 年多时间,期间电影经历了多次人员变动,“神海”电影跳票或许早就成为玩家心中见怪不怪的事情了。直至 2019 年 10 月份索尼又找到了《博物馆惊魂夜》导演肖恩·利维担任电影导演,据说总算八字有了那么一撇,我们可以坐等下一步的宣发了。

       除了《神海》,卡普空的《怪物猎人》也在积极地筹备走上大银幕。在最近娱乐媒体《》进行的一次访问中,制片人杰瑞米·博尔特( Bolt)表示:“《怪物猎人》将成为我们下一步将要拍摄的电影。卡普空将会把相关版权放出——要知道,《怪物猎人》现在可是比《生化危机》更火热的游戏系列。”

       杰瑞米·博尔特与导演保罗·安德森目前完成了《生化危机》电影的最后一部,名为《最终章》(The Final )。电影将于2019年1月上映。此外,安德森已经完成了《怪物猎人》剧本的第一稿。《》报道说,《怪物猎人》电影仍然将使用《生化危机》的原班人马进行拍摄,全片拍摄大约会投资 5000 万美金。

       就连一向以死板保守形象著称的任天堂,也决定将《超级马里奥》改编成电影,当然这次必须自己把关。

       越来越多我们熟悉的游戏系列正在成为风味各异“浓缩式大片”,它们把我们在游戏里动辄投入的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缩减成两个多小时的视觉、听觉盛宴,不过这也正是游戏和游戏改编电影的矛盾根源所在,试想一位游戏时间 100 小时以上的《怪物猎人》玩家,和一个从来没玩过《怪物猎人》的普通观众,近距离面对银幕上一头雄火龙时,感受绝对天差地别。

       如何平衡这两者的差异,从而让两方都得到比较好的观感,这是一道难题。

       2019 年 12 月份,网易手游《阴阳师》将改编真人影视的消息炸了锅:工夫影业、华谊兄弟电影和网易影业宣布,将联手改编《阴阳师》这款现象级移动游戏,打造同名真人电影和剧集。

       目前,官方并没有公布完整的拍摄时间计划,但有关剧本创作已经着手开始。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游戏改编,也是网易影业成立以来公开的首部电影项目。随着 IP 价值越来越受关注,影游联动是许多人都想探索出来的一条康庄大道,而实际上国内鲜有成功的案例,手游改编更是乏善可陈。

       手游的寿命和热度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当然也有例外),它不像魔兽单靠情怀就能卖几亿票房,目前手游改编电影,仅有一部《愤怒的小鸟》算是成功的案例。

       2019 年,很多诸如《热血江湖》、《水果忍者》、《大话西游》、《猫咪后院》还有光听名字就能雷倒一片的《俄罗斯方块》这些改编已经在路上,借由着大量的玩家、粉丝、观众,广泛的知名度下,这些影游联动才有基础,当然仅有基础还不够,改编后的作品起码要像《愤怒的小鸟》一样不招人反感,才真有可能引爆观众(玩家)。

       事实上,无论是畅销文学作品还是畅销游戏,他们的改编电影向来不讨好,这是因为观众对原作的预期通常很高,导致电影很难拍出彩。

       相对于文学作品,游戏改编电影的特殊性在于想象的发挥空间大大缩水。游戏本身就是通过图像来实现,电影要满足玩家的情怀,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还原游戏中的动作与场景。基于游戏对交互性的强调,而会在剧情设置上做一定程度的简化,使得电影想要对游戏的深度进行扩展非常不易。然而即便粗暴地高度还原游戏,赢得了粉丝未必就能赢得市场。

       有人说过,如果暴雪再来一部《魔兽》,或许国人就没有那么多情怀可以让它消耗了,至少对于那些没有接触过魔兽,慕名而来又失望离去的观众是这样。

拿离最近的《刺客信条》来说,这部电影“烂番茄”上的新鲜度只有 16%,影片的豆瓣评分也只有 6 分。观众诟病最多的地方还是在剧情不通顺,动作场面过于重复没有代入感。没有接触过游戏的观众几乎可以 Pass 这部电影了。

       可能也是自觉单纯情怀不太好使,很多游戏改编电影开始利用中国电影公司的资金支持、对中国观众需求的了解,中外合拍游戏改编电影成为不少游戏方的选择。如《魔兽》,吴彦祖出演,中影、华谊兄弟等也成为该片的投资方;知名媒体人杨澜创立的阳光七星媒体集团旗下七星娱乐投资《俄罗斯方块》,并将在中国取景,采用不少可惜,无论游戏 IP 本身价值多大,简单套现都是不可取的,没有花时间和功夫的打磨,只是一锤子买卖,势必不能获得市场的认可。《哈利波特》系列 10 年成长,《指环王》到《霍比特人》历经 14 年,由时间塑造超级 IP,其效果得到了观众的最大认可。诸如《刺客信条》和《魔兽》这样的 IP,在游戏圈里他们是顶尖,但在电影圈里,他们还是 开始练级的新手。

       育碧影业( )的前任 CEO 让•朱利安•巴赫内(Jean )认为,电子游戏改编的电影终有一天可以荣登大雅之堂。

在最近一次同媒体 进行的采访中,巴赫内用简单有力的反问句回答了关于“电子游戏电影能否获得奥斯卡”这一问题。

       他说:“为什么不会呢?”

       任何精心打磨、各方面出色的电影都不取决于“由什么改编而来”,游戏改编这个噱头早晚会被淡化,但游戏业与电影业的联系,会因此变得更加紧密。

但愿新的一年,我们看到的游戏电影烂片少一点,诚意好片多一点。

Copyright © 2019 上游棋牌 版权所有